關於部落格
魚夫部落格
  • 53275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web2.0時代,我們最後一塊堅守本土民主自由的基地--by 魚夫


最近一期的美國《商業周刊》(Business Week)談到中國影音部落格的崛起,,雖然受到中國電子警察的監控,有些影音平台內部設有二十四小時,一周七天的監控系統,甚至以獎金點數鼓勵讀者檢舉色情和反政府的影音內容,不過仍然控制不了在web2.0下,使用者的踴越創作。

日本有位矽谷創業家望田梅夫在他的大作《網路巨變元年》提到全球兩大搜尋入口網站雅虎和Google在本質上有何不同?近年來,雅虎積極往媒體的概念發展,所以它所呈現的精神是「科技的重要性在於正確理解後進行決斷,但本質則是媒體企業」,所以,舉例來說,雅虎在新聞編輯上,認為優秀人才的觀點是不可或缺的,人力的介入,是附加價值的來源。

我個人在從web2.0架構我的網路媒體時,極力避免和中國大陸網站及雅虎扯上關係,諷刺的是,我在「無名小站」開部落格,但不幸無名已被雅虎蒐購,這個併購行動,引起了許多使用者的恐慌,許多人有如出埃及(Exodus)轉而到為Google所併購的Blogger去建立新的部落格。

為什麼會這樣?依我看,一般人對台灣雅虎奇摩併購無名小站,懷疑未來Google所提供的Adsense廣告機制,將被雅虎截斷。Adsense是一種新的廣告機制,由點選次數,讓廣告主付費,部落格的版主因此也共享廣告費,這個機制最近才有繁體中文,其實收入非常微薄(我目前有兩塊錢美金的收入),但仍有許多人看好這機制的未來。

另外有一種用政治立場來看雅虎的,則認為雅虎是深藍的顏色。我不願猜想雅虎的政治立場,但我觀察,雅虎之所以被看待為深藍,這和他們對媒體的基本態度有關,「優秀人才的觀點是不可或缺的,人力的介入,是附加價值的來源」,因此在台灣媒體一片深藍的狀況下,雅虎的選擇就「被迫」充斥著政治立場。

Google和雅虎的不同,望田梅夫認為Google的目標是「一旦Google的技術人員(這個部份當然是用運用人力來執行。)換句話說,就是Google基本上不認為從事這方面工作以外的人力是必要的)所研發的資訊發電廠啟動後,就自動排掉『人力的介入』」。由於這樣的世界觀尚完備,還必須稍微忍耐「人力的介入」,不過基本上是會盡量迴避的。

雅虎和Google都使我想起電影「骸客任務」裡人類知識的母體(Matrix),這種母體,當然不能有「人力」介入,否則最後受害者必是全體人類,但我當然不是說雅虎要成為人類全知全能的上帝,只是基本上我認同Google的發展趨勢才是王道。

這就牽涉到一般對網路媒體的歧視,認為報導的真實性有問題以及容易侵犯著權等等。前者我曾詢問日本朝日新聞綜合研究報告的主任研究員清水勝彥先生:朝日新聞對日本「軟體銀行」孫正義所引進的OhmyNews網站,由全民投稿新聞的方式感到威脅?清水先生說他們一點也不擔心!因為新聞仍必須由專業人士來製作,朝日新聞是負責專業的報業集團。

我當然也贊同新聞媒體必須由負責專業的人士來從事,但在台灣,諸如《中國時報》這種淪為造謠中心的報業集團卻是越來越多,大眾媒體裂為分眾,亦不再以客觀中立為天職,那麼又和網路媒體有何不同呢?

中國使用電腦監控技術封殺人腦,我不相信現階段能夠遏阻越來越多的使用者創新(user innovation);在台灣,愚蠢的民進黨執政,設立了政黨色彩極為濃厚的NCC組織反而扼殺了新媒體,諸如MOD的誕生,於是,唯一剩下的便是網路媒體這塊淨土了。

那麼網路媒體又如何建立起其權威呢?在Google的中性發展趨勢上,於web2.0的時代,我認為透過許多機制是可以達到的。在網路裡,一個人可以辦媒體,但一群人可以透過串聯,諸如「聯播」機制來發揮力量,這種力量的凝結,在技術上是不被壟斷的,可以用極小的成本獲得,更不是由雅虎、中時、東森集團等來主導,這就是媒體的完全民主了。

我在網路媒體裡,扮演整合的角色,但在整合的過程中,我雖然強烈排斥非我族類,但我又極不藏私的讓被整合者獲得獨立自主的演出,人人在技術平等的基礎上,相互整合,又各自獨立,宛如美國的聯邦體制,這種體制,又不限於政治立場的不同,許多人也可以因學習我們的整合機制而整合自己不同顏色的「一丘之貉」,所以說,這是我們最後一塊堅守本土民主自由的基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